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本刊记者 肖妍茹 2013年4月3日

  大约3年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预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40年将达123万亿美元。

  2013年伊始,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谢丹阳[微博]到上海做关于“环球金融风险”的演讲时提起了上述预测。

  谢丹阳的看法不如诺贝尔奖得主那么乐观,他预计的结果要保守得多,大约仅是福格尔的一半。但对比其他经济体的未来,他认为时间站在中国这一边,只要中国稳步发展30年,一切都会大不一样。

  2040年的中国经济

  福格尔曾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文预测,以购买力平价数据(PPP)为准来计算,2040年中国GDP将达到123万亿美元,这一数字意味着中 国GDP将占世界比重的40%,以压倒性的优势远超美国(比重约14%)居全球之首。2000年,中国以购买力平价数据为准的GDP规模仅是美国的一半。

  同时,他还预测2040年中国人均收入将达8.5万美元,达到欧盟的2倍以上,虽然仍不及美国,但将超过日本。

  这样的前景看起来很令人振奋,但会不会过于美好了?中国在2000年的GDP大约是5万亿美元,要达到福格尔所说的那一天,中国大概需要每年 8.3%的经济增长。这个任务目前看起来应该不是太难,因为过去的数年里基本都超额完成了任务,甚至在数年里保持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率。

  大部分经济学家都相信,中国经济两位数的增长率应该一去不复返了,要验证福格尔的话能否成真,就看未来30年中国能否保持7%~8%的增长。谢 丹阳说,他过去的同事林毅夫认为8%的增长率差不多,但他没有那么乐观,“我觉得现在开始到2020年能维持7%~8%的增长,2020~2030年可能 只有5%~6%的增长,2030~2040年可能只有3%~4%的增长。”

  最近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GDP为519322亿元,折合8.3万亿美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8%。

  谢丹阳认为,中国民企的成长、全球贸易加速以及城市化进程推动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但再往后30年,中国的后发优势告罄,到了知识的前沿 之后,如何自主创新,会是比过去难得多也慢得多的过程。不过,其中城市化的进程仍然能够继续,“现在我们的城市化率50%多,而发达国家这个数字有 75%,还有25个百分点可以继续使用。”

  “我觉得中国GDP到2040年大概能达到60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的1/4。这需要大约每年5.2%的平均增长率,这个目标我觉得是可以实现的。”谢丹阳认为自己的判断要比罗格尔保守得多。

  中国向2040年的美好目标迈进,但同时也不能忽视一些短期风险,如房产泡沫、收入分配、影子银行以及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等等。谢丹阳说,从经济 学家的角度来说,他们一般以房价收入比来判断是否有泡沫,目前中国官方的房价收入比数据大概是8,尽管一般来说发展中国家的房价收入比倍数要高于世界平均 水平(因为发展中国家收入上升较快),但他仍觉得现在的倍数可能有点过高。

  “我个人感觉能够承受得起的是6倍。”谢丹阳提到,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前的倍数是5。他认为应当设计一个目标,如争取在2020年时达到6倍,房价可以上涨,但不能太高,收入应该比房价上升得更快,这样就可以把房价收入比下降到6倍。

  “要是房价跌得太快,也会造成一些金融动荡,比如银行的坏账,这也是不能忽略的问题。”他说。

  对于地方融资平台,谢丹阳认为,这本来是一项不错的创新,因为那时地方政府不能发行债务,但若融资平台的标准不严而滥发债务,最后无法偿还,后果则可能还是纳税者埋单。

  根据国家审计署发布的数据,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为10.7万亿。此后还未出现过地方政府债务违约事件,而有机构估计,这一数字到2012年末可能已膨胀到15万亿元。

  尽管存在一些风险,不过谢丹阳强调,从全球的环境来看,中国仍然是具有优势的,只要有耐心稳步发展的话,到2040年中国的实力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这里说的耐心不是无作为,政府应该聆听民众对经济改革、政治改革方面的需求,但步子稳一点,并不需要一步到位。” 谢丹阳补充道。

  其他国家的风险

  谢丹阳说,时间站在中国这一边。那么其他经济体呢?

  提起全球经济,不得不说美国,尽管美国有些麻烦,比如实体经济复苏缓慢、失业率高企以及引起各路人马注意的“财政悬崖”,谢丹阳强调,如果把它放在更大的范围内考虑的话,美国现在的情况依然还算可以。

  谢丹阳说,美国的汽车销售数据比较理想,而且去杠杆化也比较明显。他提起自己2000~2004年在美国工作,那时候开车听到很多信用卡广告,美国的个人经常会从房贷中提现一部分拿去买车,因此他们的负债率是相当高的。在危机过去后,美国的民众可能开始意识到过度消费的问题,杠杆程度在慢慢地减少,这些都是好消息。除此之外,房屋市场,不论是房屋动工还是新房销售数据都表现不错。

  从中期来看,美债也许会有一些动荡。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释放的流动性迟早有收回的一天,在收回的时候,或者说准备收回的时候,市场可能就会 出现动荡。谢丹阳认为,在美联储还没有真正提高利率之前,市场就开始要逃离债券市场,这段时间债券市场波动可能会非常大,债券价格下跌可能是非常快的,利 率上升可能比美联储想要提升利率的时刻还要早得多,这是需要大家注意的。

  不过谢丹阳强调,他长期仍然很看好美国的表现,因为它有稳定的社会体制,也依然是最吸引各类人才聚集的地方。

  “美国还是不容小觑。但欧洲需要反思,它的高福利政策,它的贪图享受的生活方式,都是今后需要改变的。”

  谢丹阳觉得欧洲在短期上有更多的风险,他提到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汽车销售2012年都创下新低,英国去杠杆化比较慢,可能进入第三次衰退;希腊、西班牙银行的流动性危机已经减缓,但资本金依然不足,所以银行的危机仍然存在。

  “最近西班牙国债拍卖结果不错,大家对主权债务的忧虑降低了,但资本外逃、资本金不足的风险还是不能忽略。”他说。

  谢丹阳说,欧洲在债务上的危机,打击了消费者、投资者的信心,令失业率飙升。与美国相比,欧盟国家的失业率更让人感到担忧,西班牙、希腊的失业率高达25%,这与美国在大萧条时期的情况相当。

  “我个人判断,欧洲正处于一个徘徊年代。”欧洲的制造业连续萎缩,这需要进行财政刺激,比如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措施可能令经济向前走,但很 快欧洲国家又会债台高筑。谢丹阳提到,按照IMF的预算,2013年,有好几个欧洲国家,债务对GDP的比值会超过100%,其中包括意大利、比利时、爱 尔兰、希腊,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有问题的国家必须削减开支,但这将令民众不满。

  谢丹阳认为,欧洲最终解决危机还是需要欧元大幅贬值,贬值有助于那些债务比较深重的国家提升竞争力,但需要注意的是,德国可能因为欧元贬值而变 得竞争力“超强”。他指出,德国现在经常账户的余额已经与中国相当。也许,为了平衡德国过于强大的竞争力,在欧元贬值的同时,G7(七国集团)会要求德国 多承担一些义务,比如容忍相对高一点的通货膨胀率。但德国对于通胀容忍度非常有限,所以问题最终解决需要时间。

  谢丹阳还提到了最近日元的贬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度上任后,敦促日本央行将通胀目标由1%调高到2%。在谢丹阳看来,弱势日元可能让日本国债 受负面影响,因为通货膨胀上升后,日本国债也将贬值,投资者可能会抛售日债。实际上,日本债务占GDP比重已超过200%,但由于邮政储蓄机构大量购买日 本国债,因而,日债短期问题不大。不过在通胀预期上升后,购买日本国债的热情可能受到影响,日本主权债务市场也许会因此出现一些波折。

  此外,谢丹阳还提到,下面十年的主题之一是非洲的崛起,一些大企业已经在行动,比如沃尔玛在购买当地的零售商,但需要注意的是地缘政治风险,一个政变可能就让所有的投资打了水漂。

话题:



0

推荐

谢丹阳

谢丹阳

64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系教授,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经济学和金融学年刊》的副主编及《太平洋 经济学评论》编辑委员会委员。曾担任世界银行顾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技术专家以及智经研究中心顾问。研究领域包括经济增长,货币以及银行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