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丹阳 > 谢丹阳自我访谈录:中美贸易战,不打不相识!

谢丹阳自我访谈录:中美贸易战,不打不相识!

博客:丹阳你好!三月下旬你发博客声称“贸易战:中国必胜!”请问在中美贸易战即将上演之际,你对其前景的预判有所改变吗?
 
丹阳:经济学家的共识是贸易战永远只有双输的结局。三月份博客上的“中国必胜!”指的是美国将很快感受到贸易战的冲击,从而找台阶下。我在博客上提出的中国应对策略是:官方克制,人民激昂。官方克制指的是对等还击,赢得国际舆论;人民激昂要求中国高收入人群改变消费习惯,避免去美国旅游、抵制美国高档消费品。当然受到伤害的不仅是美国企业,中国的航空企业和进口商也会因此受到冲击(贸易战总是双输)。这要求这些企业实时出台应对方案,比如航空企业增加欧、亚旅游航线和班次并加大机票折扣,进口商加大欧、亚货源。高收入人群消费习惯的改变要以能让美国商家尽快感受到痛楚为原则。
 
博客:你觉得需要依靠“人民战争”才能致胜?
 
丹阳:从美国媒体的分析来看,他们最害怕的其实就是中国的“人民战争”。
 
博客:你对中国官方目前的策略有何评价?
 
丹阳:中国官方采用克制和对等回应的策略,以打促谈,总体可取。细节上,可以进一步深入研究。6月29日,国际货币基金前首席经济学家Simon Johnson撰文指出中国的反击可以更精确一些,只要将特朗普总统的推特好好梳理一下,看看他在白宫会见了哪些企业家,他发布的照片中身边围着哪些利益集团的代表,瞄准这些开火就行。不打不相识,只有打并且打痛,才能让双方感受到贸易伙伴的重要,珍惜良好贸易关系。
 
博客:特朗普总统声称美国过去几十年受到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的盘剥,他上台后一定要改变这一现状。请问他这一观点是否有根据?
 
丹阳:中国(世界工厂)、美国(创新之都、全球投资霸主)和德国(精密制造之标杆、挟弱势欧元之贸易竞争力)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美国由于拥有核心技术从而在全球贸易分工中所获利润非常可观,绝不是处于被盘剥的境地。此外美国全球直接投资收益远高于中国(见中美直接投资收益比较),更不必说中国持有的美国资产中相当大的一块是回报偏低的美国政府债券。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收购频次虽然前些年上升较快但近期重大收购项目常受到美国政府阻挠。虽然说美国过去几十年的经常账户赤字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只是说明美国人民和政府寅吃卯粮,并非受到贸易伙伴的盘剥。一个主导全球经济金融话语权的国家,又有谁能够盘剥它呢?但是,特朗普一向标榜自己是成功的交易家(Deal Maker),认为他的前任们和贸易伙伴国达成的都是“赔本的买卖”,因此需要他推到重来。可以说,特朗普总统现在急需在贸易谈判中有所斩获,给选民一个交代。然而,他不明白贸易国政府也各自有所诉求,对其国民都有着义务。过去所达成的协议都是经过多少轮艰难的讨价还价之后的妥协,因此各贸易国政府不可能因为特朗普总统的胁迫就大幅退让。美国同时和众多贸易伙伴对抗,只要大家多拖一天,特朗普的烦恼就多增加一分。可以说时间是特朗普的最大敌人。
 
博客:有鉴于中兴通讯事件,特朗普总统是否可以继续在核心技术上给中国出难题?
 
丹阳:我个人认为中兴通讯是咎由自取,我们应当吸取这一无视法律法规所带来的惨痛教训。我并不认为这是美国政府的蓄意刁难,或者是美国政府正下着一盘大棋,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真正有着大智慧的战略家不会以如此小的代价来警醒中国,促使中国痛下决心加强核心技术研究。中兴通讯事件只是机缘巧合,但它的影响是深远的。无论特朗普是否在其他核心技术上给中国出难题,中国都应该清醒了。中国要想在核心技术上有所成就,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势在必行。特朗普总统抱怨中国剽窃知识产权、强迫外国企业转让技术,中方回应虽称该指责缺乏事实依据,但我认为无论如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符合中国本身追求自主创新的利益。另一提升中国创新能力和继续保持中国经济活力的关键是解放思想。我认为“解放思想”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取得成就和国人精神面貌为之一新的最关键举措。
 
博客:从中美股市的表现来看,投资者是否更不看好中国经济对贸易战的承受力?
 
丹阳:从3月22日特朗普总统宣布将根据301条款调查对来自中国价值约600亿美元的进口物品开征惩罚性关税以来,上证指数已下跌约15.4%, 恒生指数下跌约9%,而道琼斯指数仅轻微下跌2%。这可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第一,要打要和,主动权在美方,因此投资者感觉美股风险可控。我个人认为这是错觉,美股风险实际上不可低估,不排除华尔街以美股急跌的方式要挟美国政府尽早结束贸易战。第二,中国股市的下跌不仅仅归因于贸易战,贸易战只是导火索。虽然中国主流报道中不乏“中国经济稳中向好”之措辞,但我所听到的是中小企业,包括那些与中美贸易无关的企业,面临相当大的困难。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地方官员缺乏激励。单纯地问责庸政懒政怠政是不够的,还需要明确对敢于担当风险为人民利益和经济发展谋划的实干型官员的提携和保护。新型政商关系的建立刻不容缓。除了中央提倡的“亲”“清”原则,我觉得还需加一个“勤”:官员需勤于沟通、勤勉尽责。
 
博客:是否还可以从第三个方面去理解,即特朗普总统如果继续加码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物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话,中国已没有还击的空间?
 
丹阳:中国目前的对等策略一般理解为是对关税税基等额还击,即美国对中国500亿美元输美物品征收25%惩罚性关税,中国则对500亿美国来华物品征收同样的关税。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理解为等额关税税值的还击。如此理解的话,那么美国如果加码,新增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物品征收25%关税的话,中国只需新增对500亿美元的美国来华物品征收100%关税即可。即便超过100%的关税,国际上也不乏其例。不存在没有还击空间之理。以等额关税税值加以还击不至于受到国际舆论的批评。当然,全世界都不希望中美走到那一步。从历史上看,贸易战不可能持久。即便是大萧条期间的Smoot-Hawley关税法案也只持续了4年(1930-1934)。美国该法案对约20,000种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引起以加拿大领头的贸易伙伴们的报复,致使美国1933年的出口额相较1929年暴跌60%。
 
博客:特朗普总统会否突然宣布双方停战?
 
丹阳:特朗普总统并不是一个善于决断的人,他非常依赖身边的策略人士,其中包括鹰派和鸽派。同时,他也不是一个能沉稳的智者,很可能在听完鸽派的建议后冒然宣布停战但事后又被鹰派说服而重新宣战。中国有一部分分析人士将特朗普总统描述为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我不这么认为。我也不认为目前的两位鹰派代表人物Peter Navarro和Robert Lighthizer对贸易战和地缘政治有多么深刻的见解。将这些人奉为神话与将班农和蒂勒森奉为神话是同样可笑的。班农和蒂勒森曾分别担任白宫首席策略师和国务卿,已先后被特朗普总统辞退。
 
博客:特朗普总统的善变在中国已获赠“特没谱”和“特离谱”称号,你怎么看?他的过人之处有哪些?
 
丹阳:特朗普总统的善变其实源于他在商场打拼中的磨练。他在自传中明言他遵从的原则是:尽最大可能保留各个选项。我们从他发布取消特金会的信件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在公开信的最后一段,他写道“如果阁下就如此重要的峰会改变主意的话,请致电或来函”,从而保留了恢复特金会的选项。特朗普的另外两点特质是我所欣赏的。一、工作勤奋、乐于沟通。从他的自传中可以看到,他基本上整天在与人电话或进行面对面交流。二、直爽。直爽不仅表现在他对人批评很直接乃至于当面辞退对方或者拂袖而去,更表现在他对人夸奖起来毫不吝啬。他最乐意说人家“特棒”(a great guy),或者说人家和他“特铁”(a good friend of mine)。三、讲究质量和把握进度。他的地产项目比较大气,舍得在材料的质量上投入,同时对项目进度严加把握。也许,在中美贸易战这一“项目”上他心目中也有一个理想的进度。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