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希腊选举落幕,其结果显示乐意留在欧元区的民意略占上风,欧元危机暂时得到缓和。仍需要警醒的是欧债危机还远没有解决,欧洲银行业虽获得了欧洲央行和欧盟的救助,但依然面临困境,欧元危机必将重临。实际上,欧债和欧元问题是一个长远的问题。欧洲各国政府将在勒紧裤带还债还是放手促增长之间摇摆不定,欧元何去何从也未成定局,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欧洲政策仍充满了不确定性。

 

国际社会对欧债和欧元危机普遍关注,而中国投资者和企业家似乎并未对此充分重视,也许大家认为那些离自己比较遥远吧。其实这场危机不仅将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出口企业,也将间接影响非出口企业。投资者需要对此有所洞悉,才能更好的避免风险。

 

欧债危机对世界各国贸易的直接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五月,日本对欧盟外贸出现逆差,这种情况实为罕见。有鉴于此,中国对欧洲经济体的出口多半也不容乐观。本文将着重分析中国哪些出口行业受欧元区危机冲击的可能性较大。

 

 

中国出口与欧元区经济形势息息相关

 

欧元区进口中国商品的金额自2000年到2007年以17.6%的年复合增长率飞速增长,自2008年全球危机以来增长率明显放缓至5.9%,该进口额在2011年仍达2167亿欧元。

 

欧元区从中国进口商品总值的增长率与欧元区经济增速密切相关。如图一所示,两组数据变化趋势基本相同(附注1),且欧元区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额的同比增长率对欧元区GDP同比增速的变化非常敏感。

 

欧元区危机尚未解除,投资七类行业须谨慎(谢丹阳 姜波)

 

如图一所示,从2011年三季度起,中国对欧元区出口开始出现同比负增长,并一直延续到2012年一季度。由于欧元区危机尚未消除,我们预计,2012年二季度的该数据依然为负。

 

我们并不看好欧元区经济能够在短期内复苏。目前,欧元区经济萎缩程度加深,从2011年一季度起,GDP季度同比增长率持续下降,2012年一季度的同比增长仅为1%。“欧猪五国”失业率高企原属意料之中,而德国的PMI五月份创出三年新低则让各方的悲观情绪更进一层。

 

如此形势下,中国对欧元区这一重要市场的出口贸易不免让人担心。那么具体来看,有哪些行业会面临较大的威胁呢?

 

 

阴极管、办公用机器、婴儿服装饰品、船舶等首当其冲

 

这里我们选用中国出口SITC三位数数据对中国受欧元区危机影响的出口细分行业进行研究。我们对2010年中国出口细分数据进行分析,忽略出口总额占中国总出口1%以下的其他行业,选取27个份额较大的主要出口行业。这些行业出口欧元区的数据如下图所示。

 

欧元区危机尚未解除,投资七类行业须谨慎(谢丹阳 姜波)

 

图二(b)直观的展现了哪些行业面临着较大的威胁。横坐标代表出口至“欧猪五国”的商品占总出口的比例,纵坐标代表出口至欧元区商品占总出口比例,气泡大小代表该商品出口至欧元区的总价值。

 

2010年,以商品价值计,中国有14.78%的商品出口至欧元区。在27个细分行业中,有13个行业出口至欧元区的商品总值占该商品总出口的14.78%以上。下图红色水平线以上这些行业更倾向于向欧元区出口商品,受欧元区经济影响较大。

 

对身处本次危机中心的“欧猪五国”,中国的风险敞口几何?2010年中国有约3.66%的商品出口至“五国”。在27个细分行业中,处于红色垂直线右侧的8个行业出口至“五国”的商品总值占该行业总出口的5%以上。除“U.加热和冷却设备及其零件”外,右上区域内7个行业同时也是对欧元区出口较多的行业。从这一角度来看,欧元区的危机会对这7类行业产生更大影响。

 

欧元区危机尚未解除,投资七类行业须谨慎(谢丹阳 姜波)

 

危机对出口型企业和非出口型企业均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举例来说,对于中国某家生产阴极管的企业(处于上图中的“高危”行业),如果该企业原有大量订单来自欧洲,欧债危机势必会影响大量出口订单;即使这家企业原本并非出口型企业,由于该行业通往欧洲的销路受阻,行业产能过剩,那些原本意在出口的生产商被迫在国内市场展开竞争,甚至大打价格战,也将殃及到该企业。因此,投资者对这类企业,不论其出口与否,都应持谨慎态度。

 

 

是危机亦是机遇

 

每一次危机来临,带来不一定都是危险,同样也可能带来机遇。以美国1990-91衰退为例,必胜客在此期间大肆宣传物有所值的家庭套餐,结果销售额大幅上升60%, 而同期麦当劳却并未积极应对危机因而其销售额减少了30% (附注2)。多年以来,中国出口商品给人的印象是“价廉”,如果中国的出口商品能兼顾“物美”,那些危机中捂紧口袋的欧洲人将会更愿意选择经济实惠的中国产品来替代相对昂贵的他国产品。如果中国出口厂商这次能够抓住机遇,增大欧洲市场份额,建立更紧密的客户关系,创造品牌,危机反而会让一些中国出口厂商受益。

 

对于普通投资者,除了可以发掘可能逆势增长的出口行业外,还可持续关注受影响较大的行业,因为当欧元区危机充分缓解之时,这些行业的反弹将会更加突出。

 

 

 

附注1: 图一中只能显示相关性,如希望确认因果关系,则需进一步借助计量经济分析工具。从理论分析的角度看,更为可能的是欧洲经济的增速之快慢影响对中国出口的需求。

 

附注2:The Well Timed Strategy: Managing the Business Cycle for Competitive Advantage,by Peter Navarro (2006)

 

 

谢丹阳: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瑞安经管中心主任

姜波:香港科技大学瑞安经管中心研究助理

话题:



0

推荐

谢丹阳

谢丹阳

64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系教授,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经济学和金融学年刊》的副主编及《太平洋 经济学评论》编辑委员会委员。曾担任世界银行顾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技术专家以及智经研究中心顾问。研究领域包括经济增长,货币以及银行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