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丹阳 > 欧元何去何从?

欧元何去何从?

 

欧债危机以来,欧洲政府纷纷被选民抛弃,英国、意大利、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政权易手。上周末社会党领袖奥朗德击败执政党的萨科齐当选法国总 统,这意味着默克尔萨科齐改革方案将面临改写:原订的财政紧缩步伐恐难以维持。短期来看,这未必不是好事。危机期间过分的财政紧缩一向颇具争议,反对紧缩 政策的重量级经济学家包括斯蒂格利茨、克鲁格曼等诺奖获得者。这些学者认为危机期间应当增加政府支出而不是减少;促进经济增长比削减债务更是当务之急。

 

欧债危机去年第四季度达至顶峰,这之后随着欧洲央行向商业银行推出两轮“长期再融资计划,先后向银行体系注入总值1.02万亿欧元的流动性,形势大为缓解。起初,许多银行从央行贷款只是为了确保流动性,于是将贷款重新存入欧洲央行;渐渐地,银行体系的信心得到恢复,各大银行开始动用从欧洲央行借得的资金购买欧洲主权债务,赚取利差。欧洲各国10年期债券收益率也因此普遍大幅下降。国际投资者一时间又开始掉以轻心,认为欧债危机大致能蒙混过关。

 

实际上,“长期再融资计划”进一步将问题重重的欧洲银行体系与欧洲主权债务绑在了一起。未来任何有关欧洲主权债务的“风吹草动”都将引发投资者对欧洲银行危机爆发的担忧。奥朗德的当选正属“风吹草动”无疑。其他“风吹草动”包括实体经济的不振,金融市场的动荡,和地缘政治的风波。

 

长期来看,欧元何去何从对欧洲的经济稳定及国际贸易格局有着深远的影响,是一重要课题。市面上讨论较多的几种主张有:1. 将欧元区弱国清除出欧元,这些弱国随后可将其本币价值订得更具竞争力以帮助其经济恢复。2. 强化欧元区财政协议。3. 将欧元解体。

 

第一种主张的合法性和政治上的可行性很不确定。即便可行,这些弱国一旦脱离欧元,它们是否有能力管理好其货币政策?弄不好,这些国家会步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期间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的后尘,出现恶性通货膨胀和失去的一代。

 

第二种主张如能落实,能有效地解决欧元区的长远纷争,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法国奥朗德的上台也为财政协议增添了难度。

 

第三种可以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欧元解体与欧盟先驱们的愿景是相左的,这种办法乃退而求生,只是从短期而言,不确定性太高。

 

其 实还有第四种办法,只不过这种声音目前还不大。基本想法是维持目前欧元的汇率,但让欧元区弱国内部名义价格和名义工资下调。如此一来,这些国家的国际竞争 力将会加强。这种办法称为“内部贬值”,意在弥补欧元区的根本问题:即区内各国的生产率和竞争力参差不齐。关键难点在于“下调名义工资”是极难讨好选民 的。

 

我 认为可以考虑另一变通办法:先将欧元大幅贬值,然后让区内强国进行“内部升值”。“内部升值”的做法可以多种多样,我认为一个简单的做法就是让德国缩短每 周工时(法律程序有待考证),这样一来,超时工作部分厂家就需要支付高于正常薪水的超时薪水。通过这一变通办法,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弱国由于欧元贬值 而提高了国际竞争力,而像德国这样的出口大国“内部升值”与“欧元贬值”互相抵消因而不至于引起美国、中国、日本等贸易伙伴的过度担心。

 

总之,欧元何去何从将考验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们的智慧。“拖字诀”和“走着瞧”虽是最容易最流行的办法,但要靠运气,而运气多半是靠不住的。

 

谢丹阳: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经济系教授,瑞安经管中心主任

原文发表于凤凰财经网@谢丹阳专栏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