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丹阳 > 武汉大学经管院2015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致辞

武汉大学经管院2015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致辞

各位同学晚上好!

非常高兴有机会代表经管院向各位同学表示欢迎、表示祝贺。更高兴有机会和大家聊聊。

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有攻读科硕、专硕、还有博士学位的学生。不管你是属于哪一类的,反正你是研究生。是研究生那就得做研究,做研究就得创新!

如何创新?唯有动手!切忌眼高手低,不要开篇就做宏大的题目,从小的习作做起。

动手之前要先打牢基础。然后对自己的相对优势作一客观的评估,比如数学分析掌握得如何,史地知识是否丰富,对数据的感觉是否敏锐,是否很会提出问题(问题提得好,研究就成功了一半)?

一方面我们要补自己的不足,但更重要的是发挥自己的长处。Steven Levitt,芝加哥大学教授,克拉克将获得者,《Freakonomics魔鬼经济学》的作者,曾经谈起他在MIT开始读研的感受。一堂课下来之后,他问同桌,老师写那符号,有时就是个d,有时是d带点弯弯,这两者有区别吗?同桌看着他直摇头,肯定在想:连导数和偏导都分不清,这家伙肯定完蛋了。但是Levitt凭着他那点烂数学,居然大获成功,为什么?因为他的直觉很强,很会发现有趣的问题,并且能设计出一些实验或挖掘某些数据得到结论。比如他对日本相扑运动员会否假摔,芝加哥中小学统考中老师有无作弊,加州职场中是否存在种族歧视,等等。Mark Bils, 前罗彻斯特大学经济系主任,曾说经济学论文可分为三类:高科技High Tech、Low Tech、还有No Tech。他号称他的论文属于第三类。Mark做得也是非常成功。

你在对自己做完评估后,确定是做理论、还是实证,定性还是定量。你的兴趣是在宏观政策,微观企业、抑或消费者行为,等等?

怎样选导师?在海外,研究生们在入读后先有一段时间与老师们互相了解。双方通过双向选择确定师生关系。一般而言,我建议找处于腾飞期和研究前沿的青年教师作导师。这些青年教师思维比较活跃,善于抓住当前学界和业界关注的问题。虽然他们比起老教授们而言缺乏知识广度以及看问题的独特角度,但他们有股闯劲,而且容易和学生们沟通。

这种双向选择模式是应有的大方向,内地有些兄弟院校也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进,武大经管院也将推出试点。

对在座的大部分同学而言,试点已是远水不解近渴。你和导师名分已定。那么怎样处理师生关系,或者我们换个角度来问,什么才是理想的师生关系?

理想的师生关系在于优势互补、相互促进。学生要敢于挑战导师的观点,导师要欣赏学生的挑战精神。尽管学生的挑战在初期大都是站不住脚甚至根本就是无知,导师也应予以鼓励。导师的最大幸福应是看到学生的成长,而不是看到学生对自己的顶礼膜拜。

学生是导师学术生命的延续,这种延续不是简单的传承,它可以是批判的、甚至是完全独辟蹊径的。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说是学术生命的延续---因为导师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悠长的。

导师学术生命的长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待学生的态度。你将学生视作研究工作中的先锋,他们将勇于开拓,你的步伐也就轻快;你将学生视作研究工作中的助手,他们只安于跟随,你的探索也就艰难。

我上面所讨论的乃是基于我的观察而总结出的理想状况,并非基于我的自身经历。坦白说,我既不曾是好研究生,更不能算是好导师。但是,我还是很憧憬那一师生探讨的场景:师生在一起喝着咖啡,平等自由地交流着自己的研究设想......

祝各位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附:关于咖啡,我的微博中记载下面一条。【咖啡促成启蒙时代】Steve Johnson:Before coffee replaced beer as the daytime drink of choice, "the entire culture basically was drunk all day long.” [呵呵]咖啡文化给学者们一个聚在一起轻松讨论电、化学、政治和宗教的机会。(转自Mankiw Blog) @谢丹阳

0

推荐 0